当前位置:主页 > www.kj8188.com >

嗜赌母亲卖孪生儿子 拐卖还是送养?

发布日期:2019-09-06 02:12   来源:未知   阅读: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这是我们从小就会唱的童谣,母亲永远是我们生命中最温暖的存在。从当父母的角度来讲,如果能够得到一对双胞胎孩子肯定是上天的恩赐,也一定会对孩子百般呵护。而现实生活中却有这样的父母,母亲嗜赌,父亲冷漠,因为自私、为了赌钱,他们把亲生孩子给卖了。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卖孩子的中间人竟然是妇产医生。

  日前,大庆警方在处理一起普通盗窃案件时,意外查出了一起贩卖儿童案件。 让民警感到意外的是,贩卖孩子的正是孩子的亲生母亲。这位行窃的女子将还不到百天的双胞胎儿子分别卖给了两户人家,每个儿子卖了8000元钱。

  今年6月19日中午,大庆市肇州县公安局接到报警,辖区内某镇发生一起盗窃案件,一名女子趁超市老板午睡时,进入超市欲打开装钱的抽屉行窃,被老板抓到了现行。随后,民警赶到现场将女子带到该镇警务区接受调查。经讯问,女子叫盖娟(化名),她对行窃未遂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就在警方调查盖娟的家庭情况时,一知情者称,盖娟在2010年冬天曾经产下过双胞胎儿子,但孩子出生后不久就再没看见过。肇州县公安局刑侦三队队长杜国军判定这后面肯定有内幕。随着侦查的深入,盖娟交代了贩卖双胞胎儿子的全过程。

  盖娟今年26岁,大庆市肇州县某乡人,现在已是3个儿子的妈妈。盖娟平时没啥爱好,就是喜欢打麻将,一打就是一天。本来生活很拮据,再加上打麻将输多赢少,日子过得捉襟见肘。2010年初,盖娟发现自己又怀孕了,同年11月,盖娟在肇州县某医院产下一对双胞胎男婴。

  正常来说,生下一对双胞胎男婴,这可是个天大的喜事,然而,盖娟的脸上却没有笑容。她说,养孩子不是一件容易事,更何况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在双胞胎儿子不到百天的时候,盖娟和丈夫商量,想把孩子送人,丈夫说不管。丈夫漠然的态度更坚定了盖娟送孩子的决心。2011年元旦期间,盖娟通过中间人联系了两个买家。中间人给出的价格是一个孩子8000元,两个孩子给1.6万元。盖娟二话没说,就同意了。

  按照盖娟的说法,因为跟家里人赌气,再加养不起,才决定把双胞胎儿子卖掉的。但是,她收了人家的钱,把孩子给了别人,还不知道对方究竟有没有收养能力,已经构成违法犯罪。

  接受民警讯问时,盖娟强调,因为家里没有抚养能力,照顾不过来,决定把孩子“送走”时,家里的老人和丈夫都知道这件事,当她征求家人意见时,家人都说不管。

  民警问盖娟1.6万元钱是怎么处理的,盖娟说:“还债了,还我亲属4000元,生孩子时借不到钱,是我妈帮我借的钱,我给我妈1万元让她帮我还债,剩下的都让我花了。”民警问:“现在把孩子找回来,你还要吗?” 盖娟说:“我不要,我看看孩子就行,我也抚养不起。”

  据了解,这对孪生兄弟中的哥哥,被卖到了哈尔滨,新父母是做蔬菜生意的;弟弟被卖到了肇源县,新父母也是做生意的。 今年6月份,盖娟因涉嫌拐卖儿童罪,被依法批捕。

  8月30日9时30分,此案在大庆市肇州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当法警将盖娟带上法庭时,现场出现一阵骚动,盖娟显得有些慌张,她不时地四处张望,当她看到年迈的父母时,声泪俱下,号啕大哭,她的父母掩面而泣。 当审判长宣读起诉状后,盖娟当庭翻供。

  盖娟哭着说,她并不是卖双胞胎儿子,而是把儿子送人了。交接孩子时,对方给的1.6万元是营养费和生育费,但当时在医生办公室,她没拿这笔钱,她想让医生把钱退给对方,并强调,她不想要钱,只要对方能够对孩子好就行。盖娟说,她在生育这对双胞胎之前,已经有了1个儿子,在无人照顾、无力抚养这对双胞胎的情况下,她才决定把孩子“送人”的。

  了解了案件的大致情况,有个问题人们比较关心——盖娟说的那位中间人到底是谁?庭审现场,很快给出了答案。盖娟和公诉人及审判员,多次提到的这位搭桥交易孩子的中间人,竟然是盖娟生孩子时的妇产科医生张某。

  法庭上,盖娟说,当时是张某为她做的剖腹产手术。得知她无抚养能力时,张某便提醒她说,如果想把孩子送人,她能联系到“好的人家”。出院后,盖娟多次和张某联系,表示要把孩子“送人”。

  大约十天后,一位患者的家属找到张某,说亲戚想让张某联系要孩子的事。盖娟表示,一个孩子不能送,要送也得送两个,但是对方需要支付一些费用。最终,张某联系到了两个买家,一个孩子8000元,两个孩子1.6万元。

  山东国宗律师事务所谭智勤律师评论说,案中查明盖娟是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孩子应当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

  关于亲生父母出卖孩子是否同样犯罪,谭律师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印发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的通知第16条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亲生子女的,应当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所以即使是父母出卖子女,只要是以非法获利为目的,也是以拐卖妇女、儿童罪定罪。子女除了跟父母之间的身份关系之外,首先还是一个独立自然人有独立的身体自由权和人格尊严权,这种权利是不允许任何人侵犯的,即使是亲生父母。

  盖娟当庭的翻供让大家对她的目的有些疑问。谭律师解释说,不是出于非法获利为目的,而是迫于生活困难,私自将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子女送给他人抚养,包括收取少量的营养费、感谢费的,属于民间送养行为,不以拐卖妇女、儿童罪定罪。私自送养导致子女身心健康受到严重损害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符合遗弃罪特征的,以遗弃罪论处。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可以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行政处罚。白小姐资料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萨内的父母都是德国体坛的风云人物,父亲苏莱曼是塞内加尔后裔,这位纽伦堡名宿在征战德甲和德乙期间得分效率不俗;母亲里贾娜-韦伯是德国上世纪的体操女皇,曾在洛杉矶奥运会上摘得了一枚艺术体操的铜牌。出身体育世家的勒鲁瓦-萨内集中了父母双方的优点——西非人出色的身体素质与日耳曼人完美的职业精神在萨内身上实现了共存,同时,萨内20岁的哥哥金-萨内也正在为纽伦堡二队效力,弟弟西迪-萨内则在沙尔克U13梯队训练。

  审理此案的王法官介绍说,武某自2011年刑满释放后,自身感觉丢人,为找对象,冒充国家工作人员骗取女子的情感、钱财。武某冒充警察,影响警察队伍的形象,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其共骗取财物17万余元,情节严重,又是累犯,招摇撞骗罪不以犯罪数额计算,量刑一般在3年以下,鉴于武某诈骗数额达17万余元,参照诈骗罪的量刑标准,最终,武某获刑7年。

  第二封勒索信上,绑匪明知孔强报警,但依旧给出了收钱地点——兴业路垃圾站。此地距离主城区较远,旁边是省道和国道的交汇处,交通便利,确实是个收赎金的好地点。警方计划让孔强按照绑匪要求放置赎金,然后在垃圾站附近部署好埋伏,一旦有人“收钱”,就地实施抓捕。

  切尔西首场热身赛战平,路易斯、科瓦契奇和巴克利本场首发,也是首次在新赛季亮相。开场仅3分钟,巴舒亚伊外围劲射被扑出。随后路易斯角球进攻中头球攻门偏出。第12分钟,蒙特传球,巴舒亚伊禁区边缘内劲射打中横梁弹出。切尔西第14分钟取得领先,科瓦契奇直传,蒙特小禁区前单刀捅射入网。

  内马尔跟身边的朋友说,在法甲,他遭到了裁判们的“迫害”。在他看来,许多针对他的犯规很明显,可裁判们就是不判。按他的想法,他需要得到保护。